主催工作&杂食堆放
刀剑乙女分流小号 朝夜

时境迁(1)



-夜日原著向|he(大概)

-时间轴为日和大学毕业之后,夜斗神成名。

-原创人物九重然(Kokonoi  Shika即本人)的第三人场视角。


01


我与日和的初遇是在她家的医院里。


那时我为我下一部的小说取材经过友人推荐去了壹岐综合医院见到这位院长,她当时只是和病人小声地说着话,低垂着的头侧向我这边,清丽的五官和温柔的笑意惊为天人。


壹岐日和是个美丽的女人。她本身并非一等一的美人,绝不是那种酒吧里酒后意乱神迷看见绚丽灯光下让你觉得这是一场艳遇的女人。相反她多少显得无趣——并且我想即使我邀请她去酒吧她肯定也会穿的中规中矩——做事亲力亲为认真的不可思议,只是低垂的眉眼让她显得谦和又闪闪发光。


和她相处久了之后,我发现她始终带着与人若即若离的距离。


有时午后我就坐在她的办公室看着她的侧脸发呆,看见她一笔一划地在记事本上记下今天的事情,一丝不苟无趣的像是个老头。我说壹岐你这读书看报写摘要记日记的习惯老了再培养也不迟啊,她微微偏过头睨了我一眼,于是我就说,壹岐你肯定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


“一个喜欢读书看报写摘要记日记像个老头子的有故事的女人?”她挑起眉头做出你在开玩笑嘛的表情,结果把自己逗笑了,她垂下头继续去写她的东西,随手把散落的鬓发顺到脑后。


她错开看我的目光的时候我就知道,又来了。


她总在逃避一些东西怕被人看穿,心里似乎怕急了被揭穿,正如我所说的,这怕是有一段极纠葛的过往。


是什么呢?


02


我在医院里看见一个男人。


你可能会说医院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各色人物来往最密集的地方了,因为不管是怎样的人都有生老病死,一个男人又算什么呢?然而我想,一个看起来身体康健还天天来医院报道的男人明显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嘛。


他近来似乎总坐在二楼候诊室最末排的位置,而之前我也看见过他出没在三楼拐角那出休息室。男人二十出头左右的样子,总是穿着一套黑色的运动服,墨色的头发有点偏蓝,经常用脖子的围巾遮住自己下半张脸,只露出一双冰蓝色的眼眸。


他的存在感非常低,周围的人似乎都没有注意到有个打扮中二的青年坐在那里,如果不是仔细加以寻找我也很难看到他就坐在那儿,然而当他不经意抬眼与我对视的时候,他的存在就强烈的让我无法忽视。


我总是急着错开他的眼睛,然而装作没看见的瞥向别处时心里又会后悔为什么不去搭个讪,或许会收获什么很有趣的故事也说不定。


在我暗自懊悔的时候,有人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唬了我一跳。


壹岐从我身后探出了头,她手里举着档案夹,一脸好奇地问我:“在想什么呢?”


“在看一个我故事的原型。”我正色。“一个因为三观对不上明明相爱却无法兼容的情侣不得不分手,却又对对方恋恋不舍的故事。”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在我胡诌完了这句话之后,她的脸上莫名的露出了惊疑和落寞的表情。等到我再去细看,她的表情已经恢复如常。


“……听起来是个悲伤的故事呢。”


“然而我还没写出来。”


“……懒癌要不得啊九重君。”


“构思取材阶段okay?我看到了不错的人呢,就是那个……啊嘞,”那个男人刚才坐的位置已经没有人在了,我不由得有些愣住,“刚才还在的。”


“会不会是看错了呢?”壹岐说。


我回头去看她的脸色,也许她自己也没有发现,虽然她的表情疑惑不定,却比我更加相信刚才那里坐着个人。


是熟人吗?


我本想问的,话到嘴边又变了:“啊啊,刚才那个故事呢——”


壹岐抬起头看我,目光闪烁。


果然。


“——还是不要写好了。”我说,“这样的故事到最后总会纠结吧,相爱却不得相守,分不出悲喜。”


“还是写吧,”她却说,“谁说不能在一起就不相爱了呢?”


是啊,谁说的呢。


03


有一次我趴在她的桌前午休,睡醒之后壹岐已经不在了。


或许是去查房或是和哪位相熟的病人聊天了吧,啊,她总是这样温柔的一个人。


我百无聊赖地打开笔记本理了一下大纲,结果理出了一团比原来乱七八糟的构思更加乱七八糟的东西,立刻刹住了脑洞,开始在她的办公室转悠。


上帝,真的不是我故意的,只是她的记事本正好摊开在那里,我不小心看见罢了。


“我但愿我是你的鸟儿。”


莎士比亚,罗密欧与朱丽叶。


……都是些什么奇怪的玩意?少女怀春总是诗??


壹岐同学你有对象了吗??怎么不告诉我呢??


我花了很大的力气去阻止自己去翻动那本笔记,心里却隐隐有了想法,有巨大的恐惧笼罩了我。


因那下面有一行小字,几不可察,我几乎是鼻尖贴着纸张眯着眼睛查看才勉强辨析出那句话。


是剧本的后一句。


“我怕你会死在我的过分的爱抚里。”


04


我很早的时候就听过医院不干净这个传闻,然而即使是友人劝我,我也想尝试一下医院惊魂这样一个显得过于老套的题材,我想试图写出心意。


我甚至得意洋洋地说过“以往都是从医生和病人的角度来写惊恐的心情,不如从鬼的视角来写写看呢?天真的语言和残忍的分尸的动作造成的心里冲击……”


朋友一脸“你真是够了”的表情掐断了通讯。


但是她说的对,不信鬼神绝对不能不敬鬼神。


“壹岐岐岐岐岐岐岐歧那东西走走走走走了吗吗吗吗吗……”我抱着头就要往壹岐怀里滚,被她一头黑线地拽住。


“你小声点,妖怪马上就要走过去了。”她拉着我躲在清洁用具摆放的柜子里,我主在上我从来没有哪一次这么爱清洁工阿姨的,柜子里超干净否则我想我会先因洁癖而抓痒致死。


现在的情况是,有只病患的怨念纠集的生物,我们姑且称为妖怪,正在无人的走道上穿行。


“什么鬼这个国家真是太奇怪了为什么会真的有妖怪啊啊啊啊啊!!”


“你不是个基督徒吗明明信教为什么不相信有妖怪?!”


“圣经里哪里来的妖怪啊起码也是长着小翅膀的帅哥恶魔好吗像外面那张臭臭泥一样的妖怪简直不能看啊!!”


“口袋妖怪玩多了啊你!”


被妖怪连着储物柜一起举起来的时候我都内心是崩溃的,抱着壹岐开始交代遗言:“都、都怪你说话声音这么大你看玩脱了吧!!我的辐射4还没玩呢妈妈我还不想死!!”


壹岐一副“到底是谁的声音大啊”的崩溃表情两手撑在储物箱上,怀里还吊着一个我,努力想要不被水平地丢到地面。她支撑的很吃力,就在我想要不要干脆英勇献身给她减轻累赘的时候,她好像察觉了我的想法。


“千万不可以放弃,”明明吃力的汗都流下来的日和这么和我说,勉强的笑容真是难看死了,“总会有神明来救我们的,想想你的主。”


“我有我的主,‘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那你呢?”


人将死的时候真是什么都会做的出来啊,那天日和那个笑容我至今都忘不了。


明明是那么惊恐的时候了,却好像什么都不在意了,反而安心了下来,一脸温柔。


“我也有我的信仰啊。”


是谁?


是谁呢?


然后。


神明降临了。


评论(4)
热度(28)

© 何然-日更工作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