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催工作&杂食堆放
刀剑乙女分流小号 朝夜

二月十二花朝[短/糖]

文/何然 校字/魇响

二月十二花朝。

正月里的空气依旧冷的令人瑟缩不已,神社里往来朝拜的信徒络绎不绝,她将手拢在嘴边哈气,有白雾氤氲。

壹岐日和身着鎏金垂丝紫藤的粉紫色和服,并一件苏芳色菱纹的披肩,亚麻色的长发绑成得体的发髻。她随父母上前祝祷,往木格箱里扔钱时抬头,倒是看见菅公天神坐在神社本殿的屋顶上,弯起眉眼慈祥地举起笞板作揖。

“东风吹,梅花满人间。

梅花啊,即便无主,也勿忘春临。”

在老者的笑声里,满神社的梅花倏倏开放,有身着白衣绯挎的女子面容贞静,举着琉璃灯盏往来,为首的姬发女子盈盈行了一礼,眉间有梅花的花钿。

壹岐日和正要和他打个招呼,忽然就听见“嘁”的一声。

她仰起头,眼神正好落入青年冰蓝的眼眸里。

他踏空而来,正月里难得穿了一身雪白狩衣,墨发被狂风扫乱眉眼俊逸,左手执着名为雪器的刀刃,右手握着蝙蝠扇子,一如画里走出来的平安京的公子,一派风流。

“老柘叶黄如嫩树,寒樱枝白是狂花。”他说。

于是便有从这街头到巷尾沿着林道绽开的纷纷扬扬的早樱,如大火燎原般开成了一片,又如满天苍白的飞雪,或是晶莹地像是盐一样的东西。壹岐日和一时看的失神,只记得夜斗轻轻落在地上,一步一步踏在粉白的路上向她走来的模样。

神明向她伸手,她本能地后退一步,面颊不自然地通红,却被更快的触碰到了耳尖。

从肌肤想贴的地方传来对方微凉的体温,亦或是她的耳朵已经通红发热带来的错觉,夜斗神眉眼柔和,蓝色的眼睛里满是温柔与戏谑,将那片落在她耳畔的花瓣在手中捻动:“花落在头上了。”

那双眼眸笔直的,毫无遮掩的直视着,而头又因他状似无意地手箍住,无所遁逃。

又隐隐有绝不给她逃离的机会的占有的意思,夜斗向来在此坦诚,壹岐日和轻易地就看明白了他的心意。

她弯眉笑容清浅,侧头去贴在他的掌心里。从对方身上传来了熟悉的气味,一如既往的清冽如山野树脂的清香,如今又夹杂着早樱的芬芳,好闻非常。

因她的亲近,或是眉间的笑意,或是少女身着粉紫和服精致的模样,反而让夜斗不知所措,微红了脸咳嗽起来。

尔后,额头相抵。

“汝为有缘人。”

与你,当是天赐良缘。

评论(4)
热度(40)

© 何然-日更工作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