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催工作&杂食堆放
刀剑乙女分流小号 朝夜

[浪漫传说|明你]良缘

-浪漫传说同人|赵公明×你

-AU[时间轴混更,原著时间轴和现代时间轴,姑且可以理解为原著老赵重生在现代,举世陌生,只有你相陪。]

-注:点cp粮,满足各位情敌的妄想。因为男主是我老公[对就是这么不要脸]所以写的很嗨,尽管努力避免OOC然而避无可避我也……反正我嫖的很开心就是了,苏嫖爽警报


01


假期的时候,你和赵公明一起去了陕西。


其实一开始老赵死活不愿意,他的原话是“宁愿在电脑前炒股炒到猝死也比在外头晒太阳晒死的好”。这个流氓干脆地就躺在地上撒泼打滚,居家时穿着老爷背心和楼下地摊上买来的二十块钱一条的热岛海景的沙滩裤,裸露出来的四肢白皙得不像个爷们。


你被这人无赖气笑了,指着他大骂五体不勤:“小心我休了你啊!”


“休谁!”


他炸毛似的从地上滚起来,银色的头发乱七八糟的糊在脸上,被他随意地往后一撸,露出气愤的表情:“天天把休休休地挂嘴上,姑奶奶你能积点口德吗?我靠这种事情能乱说?!”


你淡定地看他做念唱打俱佳地把一个傲娇易炸毛的男友演的活灵活现骂了好几句脏话,最后一脸尴尬的把自己打结的发尾捋顺,干抹了把脸:“……那啥,朕挺闲的,要不出去走走?”


赵公明就是这么话多,你想,但是不可避免的好心情地笑起来,高高兴兴地拉着兴致缺缺的老赵出门。


结果直奔目的地,赵公明在使劲地揉了揉眼睛,反复确认了“赵公明财神文化景区”几个字之后再次炸了。


“你来这里是想干嘛?!”


“拜财神啊。”


“咱们家还不够有钱?财神是你老公你还不满意?拜个鬼,朕有的是钱,包养啊小娘子。”


他当时就不干了,扯了行李就要叫车走,这大概是因为和财神同名从小到大每一次新年拜财神的时候都像是一种折磨,说到这个赵公明就来气,当初就蹭着你的肩窝抱怨:“那年画上的也太丑了!这种丑人怎么能和朕这样英俊帅气的人同名同姓!”


你当时给了他一巴掌:“别闹,你搞错主次了,是你和人家像。看这不是有好处?你的幸运和赚钱技能被点的多高啊。”


他哼哼唧唧地抱着你耳鬓厮磨,原本好好坐在沙发上最后倒在沙发上后来干脆滚在地上。你陷在柔软的地毯里被他吻的意乱情迷,身上细密的酥麻的触感分不清是地毯的绒毛的撩拨还是他手指的触碰。


他的喉间发出低沉的笑,甜蜜的情话就像是不要钱一样的萦绕在耳边,你听不真切,后来如坠云端时你又听见他停不下来的满嘴跑火车:“不会赚钱怎么套牢你啊财迷,你不早和马云跑了?”


马云哪有你帅啊,你想。


你不管,扯着要走的赵公明死活不让他离开,神色冷静:“你淡定一点,不想丢脸的话就乖乖的,小心我叫你名字。”


赵公明看了看景区众多的游客,理智地闭了嘴。


02


其实你不明白赵公明到底在抵触什么,反正你兴冲冲地扯着人进了庙,看见财神爷的塑像,觉得虽然对神明不敬,但是人必须得诚实:“丑。”


赵公明原本僵硬的表情立刻软下来,把嘴巴一撇:“早和你说了对吧,根本没有朕好看。”


你白了他一眼,正好走在你前面的老夫妇拜完走开,你拉着赵公明上前。


他满脸警惕,你当做没有看见的样子,扯着他的衣角语气不容抗拒:“快点。”


“干啥?”


“拜财神啊。”


然后他又炸了。


你心里怀疑这人是不是上了年纪更年期到了怎么总是一惊一乍的,然而这一回赵公明不由分说转身就走,大长腿的优势让你追也追不上,这一次没有像之前一样假意走开实际放满速度,你不得不追出老远才把人喊住。


“你发什么疯啊?”你气愤地扯住他衣角,“不过是个同名同姓的人而已有必要这么动气嘛?拜一下能怎样啊,要死啦?”


“……你根本什么都不明白吧?”


“?”


你心里诧异,没来由地因为他一顿的声音而发慌,正在手足无措的时候,就被这突然回身的爷们儿拦腰轻轻松松地像个麻袋似的扛起,特别是这家伙还特别像那么一回事儿似的嘴里发出使劲的“嚯”的声音,然后笑起来:“哎,你可真重。”


少女心碎了一地的你感受到群众的注目立刻羞愤地挣扎:“赵公明你个王八蛋你在干什么啊?!!快点放我下来!”


然后视线似乎更加热烈了一点。


那个把你轻松抱起来的人一脸邪气地笑,他狭长的桃花眼微微上挑,眸中水光潋滟:“乖,你是朕的女人,哪里有拜其他人的道理?等到来日成亲的时候,朕许你凤冠霞帔十里红妆,婚礼上夫妻对拜你要拜多少次,全都随你。”


03


后来你们结婚的时候他果然应诺。


前来参加婚礼的男方客人寥寥数人,虽然说穿着得宜然而却是各具异国风情,你不由好奇为什么他们每个人脸上都挂着见鬼的“卧槽那个赵公明居然结婚了”的风中凌乱的表情,当然与此同时似乎还有一些“太好了终于没人和我抢了”以及“呵呵在场情敌还是好多”的复杂情感。


你没来得及看的全,红盖头就被人往下拉了那么一下,彻底遮住了你好不容易打开的视野。你的视线往下,看见罪魁祸首穿了一双黑靴,新郎的喜服与你一色,红的扎眼。


“看什么看啦,都结婚了还看别的男人,你也真是,”他没好气的说,任是视野被阻挡,你也大概能够才出那个人脸上不悦的飞扬的眉毛和亮晶晶的眼睛。果然,他软下声音,“该拜堂了。”


“好。”


风雨结同舟,低首约白头。


礼宾人高声唱和了最后的“礼成”的时候,你心中微动,思绪还停留在那句“夫妻对拜”上。


然而赵公明很快上前一步,在你的茫然和宾客的惊呼中将你抱住,一把扯过你的红盖头,你的视野从燃烧的红色一下子变成他放大的白色的脸,他的暗金色的眼睛离你那么近,以至于你看清楚了那双用浮夸的嬉闹伪装的眼睛离的深情。


“朕篡改了婚礼流程,”他眉开眼笑,像只偷腥的猫,“朕在这里私自加了亲吻新娘的仪式。”


于是他低头。


你瞪大眼睛,身体后仰,不过不用担心,他正将你紧紧抱住,你感受到他手臂的张紧小心翼翼,那是个温柔至极的绵长的吻,长到你觉得你看够了宾客们一个个“我真是日了狗了”的惊恐表情,然后弯起眼眸,用力微笑。


共接连理,当是天作之合。


-完-


评论
热度(15)

© 何然-日更工作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