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催工作&杂食堆放
刀剑乙女分流小号 朝夜

[浪漫传说|明爱]思念疯长(1)

·CP明爱

·现代AU|轻松吐槽向

·对话流警报


01


  赵公明第一次遇到东方爱的时机有点尴尬,刚好是和前女友分手的时候。


  剧情挺狗血的,那天下着瓢泼大雨,纨绔渣男表示只是玩玩结果被勤奋自强三观正的女方愤怒地一击扇在脸上转身离去。赵公民摸了摸刺痛的嘴角觉得大概是出血了,一边龇牙咧嘴地看着前任转过身毫不留恋地走了,要他说那背影真是决绝有力气场足,在雨里一步一步踩着水花前行,倒是有叫人说不出的张力与美艳。


  奈何这美人刚刚扇了自己一巴掌。


  他叹了口气,想捂住脸却又被痛的不行,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身上穿的紫色衬衫早被打湿得透透的,赵公民没心没肺地看了看被勾勒出的十分自信的身材乐了,觉得没准儿还能雨中艳遇呢——没想完就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喷嚏。


  啧,出师未捷身先死。


  他把自己名贵的座驾放在这老新村的外面,因为前任好强不肯收他的钱——也正是这一点让他新鲜所以才勾搭上——所以她一直住在这个连车也开不进来的破小区,唯一一家24小时便利店还是最近开起来的,赵公明的打算是去买瓶冰水敷敷伤处,想他养尊处优二十多载细皮嫩肉的哪里受得住这个,要他忍着痛回家他可以立刻躺在地上打滚。


  “叮咚——”


  “欢迎光临。”柜台后面的女收银员清亮地一声。


  赵公明被门口的空调风吹的又打了个喷嚏。他拉了拉贴在身上的皱巴巴的衬衫很不舒服,从冰柜里拿了一瓶水结账,抬头就看见紫发的收银员看鬼似的看他,赵公明不知所以以为是人家小姑娘觉得他太帅了,想要拉起一个痞气的笑容,结果一个不好牵动伤口,好了这下真的让他疼的想要在地上打滚了。


  姑娘的眼神更怪了,满脸“你是傻逼还是湿身变态啊”的表情看着他给他结账。


  赵公明本来想解释唉姑娘你别看我这样其实我是个多金正直的好男人哦……但是更怕对方把他当变态因为他觉得东方爱当时的状态随时可以拿起手机报警,所以他对这姑娘就算警惕的不行还是递给他一瓶红花油的举动简直要潸然泪下了好吗!


  紫发的姑娘战战兢兢地把红花油递给他,然后指了指嘴角:“给你……涂点吧,回去用毛巾敷,瓶子不大好。”


  ——天使!


  这个姑娘简直就是天使!


  赵公明还想和人家搭话,奈何对方立刻低下头整理零钱明确地抗拒的姿态。他就带着自己对天使(什么鬼)的感动拿着红花油和水就出去了,再待一秒他都觉得要死在这运作良好的空调之下了。


  对于东方爱来说大概只有一个感想:你妹啊我只是借你用一点你怎么就带着整瓶跑了你个混账!


02


  赵大爷被女友甩了这种喜闻乐见的事情后来被他那圈子里的死党该隐弗雷知道了,那是好一番嘲笑简直都要被拿去上报上头条,尤其是他们三个围着坐下赵公明拿个冰袋敷脸那脸还肿的老高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


  没想到过了几天就出现了更喜大普奔的事情,人家姑娘打电话叫他去她家里把之前送给她的东西都拿走,拿个叫划清界限泾渭分明啊。


  夸张点说该隐和弗雷都要笑死在地上了好吧“人在做天在看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不行抬头看苍天饶过谁”,然后颇感告慰地拍了拍赵大爷的肩膀说同志继续努力,气得赵大爷心情不顺连打了几个催债电话从别人的痛苦那里获得安慰。


  他觉得吧这次女友实在是没找好,大概是他总裁文看多了总贪图人家灰姑娘的新鲜,这下好了新鲜是新鲜了面子全没了。赵公子也想和前任说清楚你把那些东西都扔了呗朕有的是钱,无奈对方挂电话太快赵公明来不及说,更怕对方倔脾气上来找上门来把东西甩他一脸,所以还是悻悻地去了。


  好在相安无事,他拿了整箱东西走,无非是一些首饰礼品什么的装了一箱子。他捧着那箱子走过有股臭味的老小区的街道走过,走出门口的时候路过了那家便利店。


  那时正好黄昏,他看见有金红色的光落在女生的身上,就连发梢都像是带上了温柔的暖意。


  东方爱穿着可的的制服正蹲在门口守着一条脏兮兮的野狗,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这种野狗在这种小区里再常见不过。赵公明懒懒地一瞥,就看见女生用纸杯装着店里卖的关东煮蹲在那只野狗面前诱惑它——真的是诱惑,赵公明想如果他是那条狗的话眼前这个人类的举动算的上是混蛋了,没见过哪个人拿了个肉丸子在你面前满面笑容的晃来晃去“来嘛阿努比斯是吃的呦”——你TM就不能别晃好好让我吃掉?!


  而且阿努比斯是什么鬼你取名的能力也太强了一点吧?!


  ——WTF朕好像真的把自己代入了一只狗?!


  赵公明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然而比他先一步崩溃的还是那条被叫做阿努比斯的狗,它嗷呜一声就扑上去把女生扑倒了。她哎呀一声后仰倒在地上,关东煮滚了一地,阿努比斯没有嫌弃扑上去吃,对东方爱再也没有了兴趣。


  “卧槽衣服都弄脏了……”东方爱拉着被野狗蹭脏的衣服嘟嘟囔囔,但是看见阿努比斯欢快的甩尾巴的动作立刻就高兴了起来。“你慢点吃啦,我会付钱的还有呢。”


  赵公明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明媚的笑脸。


  在看见东方爱那张笑脸前他从来不知道有人能笑成这样,并不是小说里说的白莲花纯粹到一尘不染,反而是充满了物欲的,因为有欲望而满足的笑脸,好像看着这只狗就能让她很满足的幸福的笑脸。


  “卧槽……”他捂着心脏无意识地自言自语。


  朕好像……对这姑娘一见钟情了?


  [大爷你在说什么鬼话你们已经是第二次见了啦┑( ̄Д  ̄)┍]


03


  大半夜开着豪车跑到数十公里外的便利店什么都不买就在店里乱转悠,不是脑子有洞就是恋爱了。


  赵公明觉得他大概是恋爱了。以及上面说到的这个人就是他本人无误。


  东方爱却觉得自己似乎被一个银发逗比缠上了。除了第一次被这个逗比顺走了一瓶红花油,第二次被人看见被狗扑倒出糗之外,第三次还算正常他回来还红花油了——然而也很不正常,因为这个穿着看起来就贵的一逼的大少爷开着豪车一脸“我可是专门为你跑了大老远的路来还这瓶红花油的恩呢”的委屈表情……还了她一打的红花油。


  “恩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不如朕以身相许……”


  “不谢谢,我只想要回我自己的那瓶。”


  “那瓶可是我们的定情信物,朕已经把它放在朕的私人收藏室里了……”


  “——你TM是变态吗?!再这样我报警了!!”


  “QAQ壮士手下留情啊!”


  “你再说一遍谁是壮士了混账!”


  赵公明被东方爱打出来。


  但是就这么放弃了那么赵公明也就不是赵公明了,在发挥了他死缠烂打软磨硬泡的技能之后起码磨出了对方的名字背景和手机,一介小孤女,读本市的B大的工商管理,周末和夜间的时候会来小区的这家便利店打打工。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了,身份干净的像张白纸。


  虽然在死皮赖脸的撒娇(?)之后东方爱已经能够达到无视他每天晚上坐在店里暗搓搓地注视她的眼神,但是再进一步却是没有可能了,这让连续跑了好几个星期的赵公明觉得棘手万分。


  你看他记得都长黑眼圈了!!


  该隐:“……你来真的?还是精神尝鲜吗?没尝够上次那女人给你的巴掌还想再来一次?这一次的好像还要野啊,不是还养了一只野狗么?野狗可是很凶的啊。”


  “你别说了一说我就……”


  “你太莽撞了,哪里有人上去就以身相许的你是不是有毛病……”弗雷说。


  “情到深处,你不懂。”他说的一脸正义,好像那是什么神圣的事情一样,换来该隐的白眼。


  “说的好像你就很懂一样的,”弗雷冷笑,毫不犹豫揭他老底,“上次人姑娘打你可是肿的你消了3天的肿呢。”


  “……爱之深责之切。弗雷你别得意,你自己还不是被吉祥天纠缠你别以为朕不知道上次都上头条了!超模吉祥天疑似被某富二代包养啧啧啧,看不出来啊你……”


  “唔啊……”


  最后还是该隐掀桌打断了这诡异走向的话题“够了!!完全没想到情圣赵公明还有这么一天,本来你这个人除了一张好皮囊就一无是处(赵公明膝盖一软)也就有点小钱看的过去(赵公明中了第二箭)现在这姑娘看起来不为钱所动,你第一映像也这么差长的能看也于事无补……”


  “所以朕该……?”


  该隐淡定脸:“放弃吧,你们俩都不是一个圈的人,没戏。”


  “附议。”


  “……你们欠条是都不想要了是吧?”


04


  话说赵公子还没死心,气咻咻地把另外两个缺心眼儿的小伙伴赶走了,这一回简直是盛装打扮下一秒就可以去参加什么宴会似的开着他的座驾买了一束玫瑰,弄得花店老板娘揶揄他说不是打算和哪个姑娘求婚吧?


  赵公明腼腆地挠挠头说其实我是想约她而已阿姨你真是说笑了,心里滴下了辛酸泪。


  你妹啦人家姑娘都不愿意和我玩,求婚什么的还太遥远了!


  趁着是大周末赵公明驱车到了小区门口,下车前还专门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着装问题确定没有差错,是个正常审美的姑娘应该都会拜倒在他的西裤下之后就迈着方正有力的步子……走进了一家便利店。


  那架势吓得隔壁修锁的大爷以为是来干什么的呢。


  “叮咚——”


  “欢迎光……卧槽怎么是你?!”


  “嗨小爱朕又来啦——”


  “……赵公明?!”


  一时混乱的声音响起,赵公明愣住了。


  那个正在柜台前面结账收好小票的女人眼熟的厉害……什么叫眼熟,明明大半个月前他们还关系亲密,沈璐嘛,他前女友啊哈哈哈哈哈。


  哈哈个鬼啊卧槽——赵公子一时懵逼了——这TM是……新欢旧爱修罗场?!我的前任和我的(正要追求的)现任聚在一起了而且我追求现任的画面还被前任看见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赵公明觉得他的脸又在隐隐作痛,但是到底忍住了捂脸这种丢脸的行为,僵着脸头一次彬彬有礼地点点头:“好久不见……沈璐。”


  沈璐看了看他的打扮,又看了看他手里的玫瑰花,立刻就了然地看了看东方爱,看到小姑娘一脸嫌弃和八卦的表情马上就懂这人还没追到手,又转过头颔首:“别紧张,我们早断干净了,你要追求别人是你的事。”


  “……哦。”赵公明还在懵逼中。


  “但是给你个忠告,”沈璐回头看向东方爱,一脸过来人的沧桑“这种纨绔富二代是永远不会认真的,他们无非都是一些总裁文看多的杰克苏,满脑子都装着‘竟然还有会忤逆我的女人,有趣’‘女人,你成功吸引到我了’的尝鲜的想法,和你付出的完全不成正比。”


  赵公明看形势不好东方爱一脸听进去的表情立刻打断:“喂,这就是你说的断干净了?你这是在破坏我和我娘子之间的感情!”


  “我说的不对?”沈璐圣母笑。


  “……”赵公明还真的没法反驳。


  她耸了耸肩一脸“你个傻逼”的表情,拎了袋子就走“命里有时终须有,我只是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给她一个心理准备,免得再被你这混蛋伤害。你以为谁都稀罕你那张脸和几个臭钱呢?人宁愿在这里打工做个收银员,也不要去做什么富二代的女朋友来的违心和不安的好。”


  “叮咚——”


  门被她推开,短暂的热气和冷气的交换之后,赵公明反而觉得冷的厉害。


  因为东方爱看他的眼神已经充满了戒备和冷漠。

[TBC]

评论(5)
热度(20)

© 何然-日更工作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