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催工作&杂食堆放
刀剑乙女分流小号 朝夜

[滑头鬼|滑璎]她轻轻地说

·致最勇敢的璎姬夫人。

要说滑瓢这个人,没遇到璎姬之前是个连名字都不会写的文盲,不过他本职是仁侠妖怪,用一目的话来说就是我们这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儿学什么看书写字的整个画风都不对了嘛。

然而在京都一役之后陷入爱河的一目被媳妇儿逼着学写字时也能痛并快乐地嗷嗷叫着总大将有文化好啊知识就是力量是媳妇儿满满的爱!

滑瓢一烟杆砸过去说你快闭嘴吧你这个叛徒。

他收回烟杆回到后院坐在廊下百无聊赖地侧头,璎姬总不像雪女那样妩媚张扬却一样的固执,故而知道他不喜就不再明说强求,只静静地立在那樱她手植的樱树下摆了案几俯首写字。

那樱纺锤樱开的纷纷扬扬,在花雨的间隙里可见她婉转的眼光从纸上倾泻了些许,说不出的明媚美丽。

滑瓢微眯的眼神滑过她如广玉兰般细滑的脖颈,在她抬手提笔露出一截的手腕处停留,只觉得皓腕墨字,愈发地刺眼。

他咬着烟杆站起与亭亭的女子对望,璎姬执笔对他笑,他措败,木屐踏在青苔遍生的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他于她身后将她圈住,只低头便将她拥个满怀,鼻间全是她的香气。他一只粗糙的手覆住她的,故意将带着烟草气的呼吸喷在她的脸侧。看见璎姬被呛得眼圈发红,颤抖地咳嗽的样子像只仓鼠一样可怜,只坏坏地笑,抓着她抖得不行的手写字:“你明知我不喜这些,却还撑着这破身子出来,不是故意叫我关心么?璎姬夫人。”

“您可不能再任性了,妖怪大人,”这夫妻俩诡异的称呼在组里被传为情趣,滑瓢能将璎姬夫人叫的多性感磁性,璎姬也能面不改色地用眷慕的语气叫他妖怪大人“我可不想等鲤伴成婚时,您连在请函的主人一栏都不会填呢。”

“你这样瞧不起我?等着。”

他覆着的那只手在纸面游移,璎姬只在他怀里低头看着,见他不同于以往练字时如狗爬一样的字,那一手字飘逸散脱,倒像他一般的随性自由,显然是练了许久。璎姬轻轻地偷笑,等他全部写完,终于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树下肉丝、菜汤上,飘落樱花瓣。”

她带着笑意念出来。

“倒是衬你,难为你记得这句。”

滑瓢得意洋洋地指着那句俳句:“如何?这前句粗俗像我,后句有樱如你。还是秀元那家伙告诉我的。”

璎姬忍笑:“好极。”

“我死时,便吟这句。”

璎姬愣住。

日本的武士在切腹时总会吟诵俳句,或是超悟,或是回首一生。璎姬从没见过哪个会吟这么闲淡甚至在死亡面前有些可笑轻率了的句子,一时沉默,只低垂了眼轻轻地嗯了一声:“那妾身怕是听不见了。”

她本为人类,自然不该死在他后头。滑瓢眼皮一跳,知道犯了她的忌讳,平日里本就敏感这些,于是只小心安抚又有些开玩笑说“本大爷怎么会比你先死啊,我死了谁来护你,所以我肯定比你晚死。”

她笑着没有说话。

“……璎姬,你该知道,无论何时,你总与我在一起。”

“妾身知晓。”

她从他怀里脱出时就势旋转,华丽的樱色长裙怒放开来叫人再也移不开眼。京都的第一美人立于樱树下,弯起的眉眼里满是柔情,连眉尖都带了温存:“从选择与您共结联理那日起,璎姬就不曾后悔与您一道。”

“我予你生死隔绝的惶恐……璎姬,有你是我之所幸。”

“妾亦是,滑瓢大人。”

那时女子温顺地垂下眼睑,他牵着她的手再次纳她入怀,低头便吻上她长出细纹的眼角。

※※※

树下肉丝、菜汤上,飘落樱花瓣。

璎姬去后很久,久到滑瓢已经有了孙子,久到他已经学会使用现代科技产品,久到他认识的很多很多人都死去,久到他会很多很多字时,他还是喜欢提笔写字,写出来的还是这句话。

奴良陆生刚开始还被祖父的书法震撼过,等到后来发现他翻来覆去只写这句时不由吐槽:“你行不行啊老爷子?”

身形佝偻的老者瞪他:“你懂什么,这是我和你奶奶的情趣。”

“你是不是就练了这一句话去奶奶面前装文化人才结的婚?”

滑瓢气急,急着去找烟斗去敲这小子的头。只见年轻的三代目打了个哈欠,把烟管别在腰上就在花雨中施展了明镜止水,跑了。

留下的直骂孙子小贼的初代大将缓了缓,只目光柔合地看向那一排字。

恍恍惚惚就看到当年,眉目妖异俊秀的青年和窈窕明媚的女子立于树下,他说这句子粗中有细,前面粗俗像我,后句有樱如你,竟满满的幼稚神色,连句俳句都要计较,当真令人哭笑不得。

却又笑得那么温暖漂亮,女子眨动明艳的双眸,便全是笑意。

“好极。”

她轻轻地说。

评论(5)
热度(42)

© 何然-日更工作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