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催工作&杂食堆放
刀剑乙女分流小号 朝夜

[密林父子]殊途(3)

•别问CP是TL还是LT,作者也不知道看写成什么样吧

•【前文请戳tag首,平行时空设定为莱戈拉斯在魔戒之战前被半兽人捕捉并被折磨成半兽人/不丑/失忆】前情提要:莱戈拉斯袭击瑟兰迪尔被抓审问中强吻他爹。

•不收刀片不收快递不接受查水表


(3)


眼前的眩晕消失之后后脑的钝痛更显得无比清晰,莱戈拉斯花了几秒看清了瑟兰迪尔愠怒的脸色才意识到他被恼羞成怒的精灵王狠狠地掐着脖子按到了床上。他回忆了一下唇齿依合间对方睁大的不敢置信的眼眸中的色彩,不由得轻轻地笑起来。


这样的态度无疑激怒了瑟兰迪尔。他无法回避他被他最厌恶的种族所冒犯这个事实,尤其是对方还顶着他爱子的面容这让他心如乱麻,干脆利落地加大了扼住莱戈拉斯脖子的手将他按在了床上。


后脑与床撞击的声音和莱戈拉斯抽气的声音没能让他皱一下眉头,瑟兰迪尔狠狠地扼住他的喉咙,覆盖在龙炎上造成的永久性的伤口上的伪装魔法因为施术者的情绪而在剥离,大面积的溃烂让莱戈拉斯一下子僵住了。


君王的暴怒不比龙炎好上多少。面色苍白的精灵王曾让莱戈拉斯轻蔑地质疑他的能力,然而此刻被他紧紧地掐住喉管窒息感和大脑中要撕裂一般的痛以及视线被瑟兰迪尔愤怒的面容彻底侵占,他才明白他小看了这位当代唯一的精灵王。


“你以为你用莱戈拉斯的脸就能得到我耐心和宽容的对待?半兽人?!”他拔出插入床铺的长剑,刀身反光出他狰狞的面容“我已经失去了耐心,现在告诉我,你的目的在于什么?!”


被他掐住的莱戈拉斯使劲地去掰他掐在脖子上的手,可是瑟兰迪尔用了很大的力气以至于他被剥夺氧气补给的大脑痛的厉害。他痉挛着身体前仰长大了嘴吸气,湿润的眼睛却倔强的保持着那样复杂的神色看着瑟兰迪尔,给出了一个单音节的口型。


“you。”


瑟兰迪尔愣住了,太过震惊之下反而变得尤其的冷静,魔法的伪装重新覆盖,而他也放松了力气甚至收好了剑。如果不是莱戈拉斯还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粗重的喘息就像一切都不曾发生。


“……我?”瑟兰迪尔说,他从床边支起身子然而站起,居高临下地俯视好不容易平复呼吸坐起来的莱戈拉斯,面露讥讽“哦,当然,从你用这张脸出现时我就知道。”


“您似乎还不相信我就是莱戈拉斯。”


“你这个问题真是过于可笑,你觉得你哪一点像他?”他面无表情地与之周旋“起码我的儿子从不会是只半兽人,也不会向我刀剑相向,更不用说做出——”他停顿了一下,模糊地带过“——这样冒犯他的君主的举动。”


“我的确和之前不一样,但是您也明白,我身上并没有施展任何与您脸上相同的伪装魔法,我的君王,”莱戈拉斯尽量让自己的表情显得坦诚“您应该也心存疑虑,否则应该直接处死我而不是您亲自提审。”


“这世上可能存在我不知道的魔法。”


“为了逃避事实伟大的精灵王竟然要承认自己对于魔法的局限吗?”


瑟兰迪尔的瞳孔收缩。


“可笑!自称是莱戈拉斯的你根本不明白我和他的过往——”


“那不是拜您所赐吗,”他激动地打断“如果我没有变成半兽人的话,我当然会记得。您该接受这个事实,我曾经是精灵王子,您的儿子莱戈拉斯,现在的我也是莱戈拉斯,但是是个半兽人!”


坐在床上的金发的青年冷然地笑着望他,那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出现在那张脸上的表情。他是有些相信了的,所以在那一刻他读懂了莱戈拉斯的表情,完全不像是作假的怨恨,瑟兰迪尔大概也能明白那从何而来。


他忍不住再次开口,似乎自己也没察觉到说话时声音的颤抖:“我不能相信你的一面之词。我只是想知道你刺杀我都的目的。”


莱戈拉斯笑起来了。


“我说的这么明白了您还不明白吗?Ada?”

这是他第三次这么称呼瑟兰迪尔,这回毫不掩饰自己的恶意。


“嘴上说着深爱我的您啊却没能阻止我从精灵堕落成半兽人,这样的理由够我杀您了吗?”


※※※


莱戈拉斯给那日瑟兰迪尔匆匆离开定义为落荒而逃。


他为这个认知有了小小的报复的快感,然而紧接着他就不快乐了。精灵的地牢里少有囚犯,面对蜘蛛和半兽人从不留活口,虽然他们也不曾虐待囚敌莱戈拉斯的牢狱生活也算是平淡,却显得过分的无聊了。


加之报复的欲望他现在无比期待着精灵王的到来,哪怕只是言语上给对方添堵也好。莱戈拉斯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和看守他的精灵搭话,那显然是精灵的莱戈拉斯的熟识,木精灵的情绪太丰富太外露以至于莱戈拉斯轻易读懂了对方脸上的厌恶和因为他这张脸的纠结,所以即使对方总是不搭理他他也以搭讪为乐。


然而瑟兰迪尔也没有让他在地宫里发霉的意思,不知道过了几天终于传召他。押解他的精灵有一个队,他尽量表示自己愿意配合的纯良样子,却也惹来对方的轻蔑和嫌恶。


好吧他早该知道,这被神明宠爱的种族似乎带有辨识半兽人的天生的能力。


他第一次以囚犯的身份行走在这座宫殿,想来精灵的莱戈拉斯出入这精灵王大殿肯定从无这样的经历。他大量这所他熟悉又陌生的殿堂,与半兽人的巢穴不同,虽然地处地下却依旧从顶部射下并不算温暖的阳光,照亮空气中的飘舞的纤尘。


走过交叉的复道之后终于见到精灵王的王座,瑟兰迪尔就坐在上面。


他与当日大不一样,从衣着上的华服和树枝花朵的王冠便显得与当日简便的服饰不同,只是他比那天看来显得消瘦和憔悴许多。莱戈拉斯没有错过他抬眼的瞬间眸光的动容。


莱戈拉斯没有吝啬他伪装的笑容,这换来对方将视线转移来掩饰尴尬。莱戈拉斯没有在意,他上前,不像是一个囚犯一样地恭敬地行礼:“我的君王,听闻你召见我。”


瑟兰迪尔眼色一凛,示意侍卫们退下。他从他高高的王座上站起来,低头顾盼青年看似恭敬的眉眼间没有一丝的敬意,只觉得满腔的苦涩。然而他掩饰的很快,很轻地问他:“你的目的是来报复我?”


“我以为我向您说的足够明白了。”


“别用那样的语气和我说话。”


瑟兰迪尔说。

“莱戈拉斯从来不会这样和我说话。”


“就像我曾经是精灵现在是半兽人一样,my king,世事是会变的。”


“这样的变化并非是我所期待的——”


“这么说您是相信了我的说法了是吗,”莱戈拉斯从他的话里捕捉到了重点,毫不畏惧地起身抬头与他对视,正好看见瑟兰迪尔挣扎的眼神即使一闪而过,这让他也愣了一瞬,却立刻反应过来感慨果然还是年岁漫长的精灵王更善于掩饰“哪怕只是一点,您也相信了我是您的儿子。”


瑟兰迪尔没有回答。


莱戈拉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样的眼神,只是与他所预想的不一样。没有之前记忆的莱戈拉斯揣测着大抵莱戈拉斯并非他所想的一样对瑟兰迪尔很重要,毕竟能放任儿子在外游荡还堕落成半兽人。


得知这一点的莱戈拉斯几乎立刻被内心里那点半兽人放肆的心火点燃,他极具攻击性地逼问:“看来您并不看重‘莱戈拉斯’,那么回答我,对于您来说,您对莱戈拉斯的情感是否是掩饰您是一位冷血君王的途径?!”


瑟兰迪尔的表情极度震惊,紧接着他立刻愤怒地睁大了眼睛:“你怎么敢这么质疑我?!”


“难道不是吗,您看看如今的结果不就明白了吗?”莱戈拉斯看着他强忍着怒火的样子不由讥讽地笑“您爱‘他’爱的想要让‘他’成为半兽人了吗?!”


“住口——!!”


瑟兰迪尔的咆哮声迅速传遍了精灵王大殿,这所幽寂的宫殿大抵自从当年矮人冒犯过这位君王后再没有这样喧嚣过,尤其是这一次还是他自己失态。破音的怒吼在空旷的宫殿里经过许多次的折射被扩大和传播,几乎是立刻精灵们都知道自己的君王对着那个和王子长着一模一样面容的囚犯动了怒。


而莱戈拉斯此时被他的气势压倒跪立在地上。他不敢抬起头,但是他能听到瑟兰迪尔从台阶上走下的衣料与阶梯的摩挲的声音,从视线的一角能看到他银色的衣角的繁复花纹,转瞬就出现在他的眼中。


并且立刻的他的脖子就被人掐住提了起来,他不得不随之抬头起身,然而瑟兰迪尔太高了,他最终被提离了地面,仰着头侧着眼去看着面无表情面容狰狞的精灵王。


——TBC——


来说点题外话]晋江用惯了没有作者有话说有点不习惯]


关于这个CP问题,作者真的不是骗粉骗热度。作者首先是个BG党没错你没看错,所以BL的cp问题我基本没什么看法,写这篇的初衷是洗澡的时候来了灵感然后没事干就随便地写了对就是这么任性。


反正我只会写清水拉灯无能所以cp什么的……看我写成什么样就啥样吧。


返回去看了一下发现反复提及了怨恨和杀意,可能是因为我分了几次写的所以有点啰嗦?这一章就这么交代了吧,这是因为莱戈拉斯听闻瑟兰迪尔对精灵的莱戈拉斯的宠爱却没有阻止他成为半兽人【当然我们都知道明明是他自己跑出去瑟爹有心无力去管】算是他自己逃避自己的堕落的一种迁怒,然而大王的确对没能保护好儿子而自责。


所以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顺便一说用键盘打字和手机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评论(11)
热度(26)

© 何然-日更工作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