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催工作&杂食堆放
刀剑乙女分流小号 朝夜

[密林父子]殊途(2)

·别和我说TL还是LT作者自己都快疯了

·前文请戳tag首,本文平行时空设定叶子在魔戒之战前被半兽人捕捉并折磨成半兽人/不丑/失忆

·不收刀片不收快递不接受查水表,作者手机打字快疯了

(2)

莱戈拉斯第一次叫瑟兰迪尔Ada的时候还抱着混淆视听的目的,那可以称作是半兽人的莱戈拉斯的恶意,下场就是被一眼看穿他半兽人本质的瑟兰迪尔当作是冒冲精灵王子的杂碎给劈晕了。

莱戈拉斯第二次叫瑟兰迪尔Ada的时候是他迷迷糊糊地醒过来看见床边上金发的模糊影子下意识依赖地呼唤,那可以称作是精灵的莱戈拉斯的残念,结果便是原本冷着一张脸垂着眼睑打量他的瑟兰迪尔忽地屏住了呼吸。

然后下一刻他猛地抽出佩刀就插在莱戈拉斯的颈侧!

战士的本能让他在感受到铁器冰凉的剑身时下意识弓起身体,也只有短短的一瞬因为撕扯到了伤口让他痛呼一声僵住了身体。以及他分明地感受到他脆弱易折的脖颈上收紧的冰凉手指。

一时两个人都没动。

莱戈拉斯这才清醒过来他刚才说了什么。出乎意料的是他此时完全不紧张自己手无存铁被对方压制,就好像并不存在一把剑贴着他的脖颈插入了床板。而他甚至好整以暇颇有闲情地打量这个精灵的牢房,对比之下半兽人的牢房简直就是垃圾堆和尸体填埋处,当然这样定义其实也没有错。更别提此时眼前还有更赏心悦目的存在,金光闪闪的精灵王能让任何装饰都黯然失色。

莱戈拉斯再次莫名地笑了。

他的内心有莫名的愤怒和杀意,绝不是因为被打败或是单纯的半兽人的本能。同时他也用这样充满愤怒与杀意的眼神毫不避讳地直视欺身而上的君王,也不在意这样的冒犯会让他腾升起怒火将他扼死。只因为他的的确确是瑟兰迪尔的爱子,就算只是“曾经”是。而在第一次半兽人的莱戈拉斯和瑟兰迪尔的交锋瑟兰迪尔却没有置他于死地,他就明白他绝不会被轻易杀死。

他在打量瑟兰迪尔时,瑟兰迪尔也在看他。

这个顶着他爱子的半兽人打灵魂深处散发着一股令人厌恶的腐臭却又有若有若无的熟悉的他的绿叶的气息。所以瑟兰迪尔不敢处决掉这个让他不舒服又说不上是精灵还是半兽人的家伙——他的气息可不会骗人,然而要瑟兰迪尔说,他活了千年委实还没见过长得能看的半兽人,更别说是这个长得和莱戈拉斯几乎一模一样的半兽人。

他不禁加重了手中钳制的力道,眯起浅色的眼眸俯身凑着莱戈拉斯的鼻尖将那双眼中的杀意与愤怒收在眼中。瑟兰迪尔就贴着他的面颊更深地俯下去,他支着剑柄却像是无力地伏在莱戈拉斯的身上,隐在两人贴合的身体间的手曲起就箍在对方的脖子上只要轻轻用力就能将之结果。他侧在莱戈拉斯的耳边,再次深深地打量了他的精灵的尖耳“你装的和他很像。”

莱戈拉斯听见他这大有“可惜还是被我看破了”的自以为是的得意之感完全不知道该摆出怎样的表情,随即他似笑非笑的表情似乎引起了瑟兰迪尔的误会,这让精灵王更加确定了这是兽人要趁着莱戈拉斯远游而冒充进去森林只是这个冒充者太蠢自己暴露的假想,便再也不愿和他厌恶的半兽人靠的这么近,他立刻拉开距离居高临下地俯视,这一次再无刚刚不能分辨而夹带的犹豫与模糊的怜惜,而终于又成为了一位王上,用不带任何语气的声音宣判他所不足之处。

“然而他从不会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模仿者。是谁给了你外表的相象就能迷惑我的错觉?”

瑟兰迪尔自认莱戈拉斯一手带大,没有人会比他更熟悉那孩子的一举一动了。即使那孩子长大后就不再用孩童时孺慕的湿软的依赖的眼神看他,但是莱戈拉斯却始终保持着对他的君主的尊敬与仰慕,至少在政见上他们总能一致。他的态度就如他的称呼从Ada变成了my king一样,瑟兰迪尔虽然也有失落却到底明白。只是这种改变与他面前的这个莱戈拉斯不同,那眼底的情绪一目了然。

莱戈拉斯低低地笑“您到现在还认为我是假的?”

这样的态度让他猛地收紧了五指,将莱戈拉斯的尾音掐在喉咙的低吟里一片暧昧,然而在那一瞬瑟兰迪尔看见他眼中的神采迸发而出那样的怨毒让人胆颤。他笑的声音让瑟兰迪尔觉得自己被嘲讽着,这个冒充莱戈拉斯的卑贱之物居然敢嘲笑伟大的精灵王,这样的认知让瑟兰迪尔几乎忍不住想要捏断他的脖子,只是这个威胁似乎对对方来说并不能让他在意。他的笑声那么故意,在瑟兰迪尔束缚下的纤长如广玉兰的颈被勒出细细的红印,而震动的声带和吞咽的喉节的动作在手中被放大时像是细小的电流让瑟兰迪尔的指尖都被麻痹了。

对方在他失神的片刻却已抬起双臂环住他的颈部,莱戈拉斯轻易地借力拉回了两人间的距离。

“您对‘莱戈拉斯’真是了解,我的君王,”他的眼里有火光“那么这么关注您的爱子的您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吗?”

他语气里的不怀好意让瑟兰迪尔立刻恢复了满满的敌意,这样忌惮他的瑟兰迪尔让莱戈拉斯充满了说不上是报复的快感。

于是他遵从于内心的野望凑了上去。

他吻住了瑟兰迪尔。

评论(19)
热度(32)

© 何然-日更工作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