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催工作&杂食堆放
刀剑乙女分流小号 朝夜

[密林父子]殊途(1)

·高能预警

·cp未定TL或LT或亲情向

·平行时空设定:大体魔戒战争之前及之中的时间,莱戈拉斯被半兽人捕捉并被折磨成半兽人。

·虽然原著和电影都把半兽人描绘的很恶心,但作者并不延用善恶体现在表面,我的意思就是……叶子半兽人状不丑就原来那样

·半兽人资料参考度娘,原著没磨完突然开了脑洞请尽情打脸。

1)

他和他的同胞们不大一样。

他并非通过男女半兽人的交媾而出生,也不像他们一样拥有强键的体迫和丑陋的外表。而他的同胞们也总是说他这张脸和尖耳朵分明就是个精灵。他们说起这事时语气轻蔑,他知道这些丑陋的生物在被其他种仇视时也无比地厌弃着对方,人类和精灵恰好是。

他知道除了生育之外也有人类和精灵堕落和被折磨成半兽人,他想他正是这一种。但他并不觉得难过或是愤怒或是其它,这或许是因为他已经是个半兽人而没有了作为精灵的记忆的缘故。半兽人从心底涌起的野望让他十分地喜欢与这些同胞们袭击人类,偶尔也会袭击精灵,这不常有,因为即使半兽人们再讨厌精灵也不得不承认精灵们的箭术精湛敏捷迅速综合实力高。然而每每有这样的事他却总是很兴奋,因为他惯于伪装成精灵的同类,在他们放松警惕的时候从背后一箭贯穿头或是胸腔。

于是偶尔他也会听见这些一脸被背叛和愤怒的精灵们称呼他为莱戈拉斯殿下。

原来他之前叫莱戈拉斯,他想。

在几次袭击之后似乎他的名声就传了出去,无法再继续装傻偷袭让他很失望。然而更多的时候他却是窝在巢穴里等待,空闲的时候他会以杀死挑衅者和淘汰品的半兽人取乐。莱戈拉斯很强却越来越懒散,白袍的巫师却也不去管他的放肆,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莱戈拉斯的用处可不是用来单纯地屠杀。他说这话时别有深意,莱戈拉斯没看懂也不愿意去看懂,他讨厌这个老头。

然后他就在等待。他隐约有个模模糊糊的念想,这一点自从他袭击了黑森林的一外边境驻防听见被他射穿了胸口的精灵悲愤地叫着“您的Ada不会就这样放任您对同胞的背叛!我王必将——”然后没说完就死了。

——原来我还是个王子?

莱戈拉斯一脸严肃深沉当时便将在场的半兽人全部砍杀。这并非出于对过去的自己的复仇也不代表示他决心洗心革面重新做个精灵而只是发泄内心那股与杀意同来的兴奋。即使他的面容与这些他曾经的同胞一无二至,然而内心的黑暗里对于血肉的渴望却绝非是精灵该有的。所以莱戈拉斯绝定把半兽人这条路一条路走至黑,所以他渴望见到那位精灵王。

他的父亲。

内心堕落成半兽人后一切的美善都已经成为了逻辑的符号。弑父对于莱戈拉斯已经不是能不能做而是想不想做要不要做,而这个答案十分肯定,更惶论他对他的父亲大人现在印象全无更是没有半点愧疚。他不知道其它半兽人做不做梦还是只有他这个堕落体才会,然而每每梦回,支离破碎的梦境里会有高大的金发的面容模糊的男人居高临下地俯视用温柔磁性的嗓音叫他的名字,小小软软的孩子糯糯地应了,然后转瞬生长成成年的模样握住匕首划开他的喉咙。

那毫无疑问便是他的父亲,强烈的杀意分不清是半兽人的本能还是作为精灵时便深埋于心的黑暗。所以莱戈拉斯唯有等待,他无时无刻不是热烈地迎接与他父的重逢,也正是萨鲁曼的期待。他等待了数十年不过暂时臣服于白袍那个混蛋,而终于在漫长的等待后莱戈拉斯甩掉了监视见到了那位金发的精灵王。

春季3月瑟兰迪尔临驾于密林边陲靠近长湖镇的庄园,这里的精灵的贵族按照惯例向王上奉上新贡的佳酿,莱戈拉斯正是趁了这个机会。远远地闻到那股甜香便觉得熟悉,他撇撇嘴,此时正躲在不远处的树上的莱戈拉斯塔弓描准那个金发的背影,数年的渴望与杀意顿时无比激烈地迸发,止不住的喜悦与盛大的对血的渴求。

杀死他。

杀死他!

杀死他!

杀死他!

杀死他!

杀死他!

杀死他!

杀死他!

杀死他!

视野里那矜傲的精灵王捏住高脚杯的杯脚,从他个角度可以看见小半的侧脸和他立起来的衣领也遮不住的细长脖颈。莱戈拉斯描准了他的动脉,视线随他抬头饮酒的动作起伏。金发的君王仰起头饮酒时落在肩上的发便随之向后散落,莱戈拉斯清晰地看见他滚动的喉节和不甚清晰的美丽侧脸,不禁松动了张弓的手。

哎呀呀。

他不禁可惜地看着那支箭被瑟兰迪尔不废力气地砍断,却是没有预料到他反手一剑掷来将他从遮蔽的枝杈间跳出来。

对方镇定自若波澜不惊的样子和周围精灵惊恐的表情形成巨大的反差式对比,这让与预计设想不符的莱戈拉斯很是失望,却很快被杀意覆盖。

他甚至很乖巧地努力装作纯良的样子笑着拉长了语调叫了一声Ada,像是在撒娇的语气如果不是手中拿着箭矢和掩不去的杀气怕是谁都会信这还是那个会与他父置气撒娇的精灵王子。

只是如今瑟兰迪尔的眼神愈发地冷了下来。

莱戈拉斯终于看清那神明恩宠的首生子的证明,绝美的容颜带有风霜的冰雪气,精致的五官就是最好的雕塑家也无法复刻。他看见那双眼睛如同深潭结成的厚厚冰层,带着全然的肃杀之意。

那样的表情终于让莱戈拉斯发笑。莫名地。

然后听见他说。

“——谁允许你顶着他的面容,卑贱的半兽人?!”

评论(37)
热度(52)

© 何然-日更工作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