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催工作&杂食堆放
刀剑乙女分流小号 朝夜

[魔戒|霍比特人-你死在我的回忆里](1)


·cp:国王王后|母子父子亲情向

·备注:王后的形象参照magi莎赫扎德_(:3|

  莱戈拉斯觉得虽然不能感受母亲的存在但是能从书上了解她……其实感觉也不错啦。

  至少他没有一个同伴能从历史书上看见描述过他们母亲的内容,他尚且年幼时第一次问及他母亲的所在时他Ada含糊其辞地敷衍最后说去问加里安,抱着被伟大的君王踢过来的苦手的问题精灵王大殿的管家胃痛地蹲下身子和小小的王子对视,眉眼温柔

  “殿下如果想知道的话,就多看书吧,您的母亲就在书里。”

  “书里?”

  “是的,您的母亲可是个很伟大的人呐。”

  莱戈拉斯一直觉得加里安就是用这个手段骗他看书……当然他也的确成功了。当然在被成功骗去看书之前,小小的王子的映像中“伟大”就是像他的剑术老师弓术老师那样武力值强大,所以他的脑中粗浅地有了一个武力值超高肌肉发达眉目凌冽的女人的形象。

  加里安知道后一脸惨不忍睹痛不欲生的表情就差摇着他的肩膀说王子你醒醒吧你Nana要是知道了打的你你Ada都不认识。

  先别说加里安一脸卧槽,就是莱戈拉斯后来翻书发现他父亲的王后是个一米五几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柔软女性时简直惊呆了。他一边纳闷这样的母亲如何能“伟大”一边庆幸幸亏他没有遗传母亲的个子否则被怀疑是个矮人怎么办,然而在继续深入地研究密林的历史之后他只能对这位素未谋面的王后母亲陛下肃然起敬。

  她是幽暗密林的政务官,据闻虽然她的武力值弱的随便一个半兽人一巴掌就能把她拍死,但是她依旧坚强地活了千年并且计划了大大小小的战役弄死了不少半兽人。她被任命的时候正是瑟兰迪尔刚刚加冕时,莱戈拉斯对比了一下王国初期的地图和鼎盛时期的疆域版块,以及比照着历史书上据说是他母亲的手记关于那些战役的记录他就替半兽人胃痛。

  他们一定很想拍死这个女人,这么多年都没得逞怕是呕的要命吧。

  他从精灵的口耳相传的赞颂的诗歌里听见他的母亲,他从无数古老泛黄的书卷里认识他的母亲。他所认识的母亲从来都是美丽坚强决绝,他第一次从埃尔隆德口中听闻居然还有人敢与他父亲争吵的面红耳赤的时候简直对他母亲的崇拜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境界,他崇拜地看着似乎知道很多密林王室小八卦的领主大人目光闪烁不定,却最终犹豫地问出:“那个……埃尔隆德大人。”

  对方投来温柔的鼓励他说出来的目光让他愈发紧张。

  “那个……您知道我的母亲……她是怎么去世的嘛?”莱戈拉斯费尽了力气挤出了这句话“您知道的,我Ada……不怎么喜欢我提及我母亲。”

  回答他的是长久的沉默。

  莱戈拉斯知道即使他背着瑟兰迪尔知道了许多他不愿意告诉他的关于逝去的王后的故事,但那也是瑟兰迪尔的默许。王后的伟大的一生受到人的传颂是无可避免的事,所以莱戈拉斯势必知道,然而王后那场神秘的死亡却鲜为人知所以瑟兰迪尔便不愿意他知道。只是那一天王上沉默地抱着长发曳地的姑娘回到了王宫,垂散的金发都已经失去了光泽和生气。

  尸体不过是一个念想,而精神已经去了远方。

  那一天埃尔隆德没有回答他的原因大概是他们都察觉到黑森林的君王散发着低压快步走来,领主大人抽了抽嘴角最终还是用他宽厚的手掌摸了摸他的头,他的目光温和像是每一个父亲对着他的孩子——然而莱戈拉斯从瑟兰迪尔眼中看到的眼神却不全是这样,那要复杂的多,所以他不欲深究和细看,怕自己要陷在那眼光里。

  “你是她的珍宝,莱戈拉斯。”

  埃尔隆德的声音带着亘古不变的朦胧之感犹如远古洪钟的长鸣般悠扬,他恍恍惚惚间看见他的父王似乎和埃尔隆德开始了例行的拌嘴,然而他的思绪不在这里。他是视线投向远方,他想起曾经听闻的他母亲的西逝之地的方位,忽然莫名地落下泪来。

  他想他明白了什么。

  “埃尔隆德……我想你很有必要解释一下我儿子不过和你说了几句话为什么就哭了?”

  “啊,这一点我想你很有必要自省一下。”

评论(4)
热度(5)

© 何然-日更工作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