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催工作&杂食堆放
刀剑乙女分流小号 朝夜

[瑞嘉]神明的人间五十年(3)

·(1)(2)(3)

·一个奇怪的paro。ooc。

————————————


11

 

波光粼粼的池塘,月亮清凌凌地落在里头。

 

隐隐的有花的香气,空气安静极了,是适合安睡的氛围。他仿佛睡了很久,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坐在陌生的庭院里,竟然靠着红木的柱子睡着了。

 

大脑混沌的像是上次嘉德罗斯从冰箱底层拿出来煮的速冻饺子,皮和馅分崩离析,黏糊糊的乱七八糟的一坨。事后格瑞试图从锅底铲下那一坨诡异的已经无法称为饺子的东西,奋斗了半个小时,他那口并不经常使用的半新的锅就进了垃圾桶。

 

干出这事的小王八蛋吃着手指饼干坐在沙发上把电视音量放得很大,还一边高声嚷嚷:“你把锅给扔了,晚饭吃什么啊。”

 

吃吃吃,吃你个大头鬼。

 

他还没把脑袋里那团浆糊铲干净,很快就没了这个必要。因为有一声指甲在木头上的尖锐声响笔直地扎进他的耳朵,干脆利落地把那些乱七八糟理不出头绪的东西全部清空。

 

金哇啦哇啦大叫着地从远处沿着廊榭跑来,显然也是被闹得苦不堪言。但是那聒噪的声音和背景那个拆迁办刨木头的声音一叠加,格瑞恨不得自己当场暴毙。

 

“不好啦!!嘉德罗斯又来了!!”

 

像是为了回应金的话,非常配合的,院落里回荡起巨兽的咆哮,浑浊的尖啸里隐约可辨少年清亮的嗓音在大叫他的名字:

 

“格瑞!格瑞!格瑞!”

 

被这奇怪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弄的不堪其扰的格瑞决定往事发处一探究竟,实在是太吵了,尤其那个刨木头的声音不绝入耳,听的格瑞头都要炸了。

 

在庭院里七弯八拐,格瑞终于看见了那个罪魁祸首。

 

一只巨大的黄色狐狸正抱着他家柱子,其巨大的地步,那根红木的柱子被他攀在怀里,竟然像是猫抱着磨抓棒,如果不是发出的声音太过凄厉,还挺可爱的。

 

大概是挠出了感觉,黄色的狐狸摇头晃脑地一边用爪子刨着木花,一边动情地从喉咙里发出叽里咕噜的哼哼,仿佛手里抱着的是一把吉他,把格瑞的名字唱出许多音调来,虽然音乐水品令人不敢恭维。

 

金那个家伙,作为他神社的神官居然让他的神明直面如此惨烈的处境,自己躲在墙后面用手指堵住耳朵,露出爱莫能助的表情。

 

格瑞蹙着眉头叹了口气。

 

他凭空摸出了他的佩刀。真奇怪,他刚才还对自己的处境不明就里,现在却已经能理解他正在自己的神社、金是他的神官、他手中的刀叫做烈斩这种事。在挥刀之前,他还暗自考虑了一下自己如何能坦然地接受上述这些奇怪的设定。

 

那我是谁?他不由问。

 

你是神。

 

自心底里传回了答案,仿佛有另一个格瑞在回答自己。他回过神来,烈斩已经挥落。

 

 

12

 

“嗷——!!”

“你居然敢偷袭我!!”

 

烈斩的刀身大力地拍击到狐狸的身上,干脆利落地把巨大的狐狸拍到空中翻滚了三圈,嘭的一声落到了地上,咕噜咕噜地又滚了两圈,撞到了树才停下。

 

那声响听起来就能感受到对方有多疼,金不免发出了抽气的声响,格瑞就不同。他眼睁睁看着刀身陷入蓬松的狐狸的毛发里,第一反应是这家伙毛保养的真好,很光溜。

 

他可真够沉的,胖狐狸的身体不仅巨大,斤两也很足。巨狐嘉德罗斯翻滚了两圈,原地跳起来,稳住了身形。他抖一抖毛,把自己抖成了一只毛发蓬松的胖狐狸。

 

刚才还疼得龇牙咧嘴,一看格瑞来了,狐脸上非常生动地露出了一个兴奋的表情:“格瑞!你终于来了!”

 

格瑞看了看自家被刨出木花的柱子。

 

嘉德罗斯看到了他的眼神,不甚在意地笑起来:“你可真无趣!天天闷在神社里头有什么乐趣!来陪我打一架吧!”

 

格瑞没什么兴趣殴打狐狸,他思量着这狐狸都胖成了个球,干脆趁其不备用烈斩把他拍飞算了,就见这傻狐狸抱着自己的尾巴抠啊抠,好不容易从蓬松的尾巴里抠出了一根细长的棍子。

 

“……????”

 

那大概是可以形容为武器的东西,之所以要在前面加个大概,是因为狐狸的身形并无法掌握这东西,他立起前肢去耍棍,场面一度非常喜感,即使嘉德罗斯耍的非常流畅的一套棍法,格瑞也觉得那是狐狸的杂耍。

 

“我新得的武器,大罗神通棍,如何!”

 

我觉得像牙签。格瑞想。

 

 

13

 

格瑞很不对劲。嘉德罗斯发现了。

 

再傻逼的人如果一大早起来就被人用眼神盯着从换衣服到洗漱,一直跟到饭桌上都在盯着你,都会发现然后炸毛的吧。嘉德罗斯回顾了一下这个逻辑,觉得没有问题,而且自己占理,所以他把筷子一拍,大爷似的向后一摊,翘起二郎腿开始嘚瑟:“难吃!”

 

格瑞的眼神在他的脸上转了一圈,最后落在他头上狐狸耳朵形状的头发上,他的警惕显而易见,那头发还抖了两抖。

 

他现在满脑子还是昨天晚上的梦,现在看到嘉德罗斯的脸会自动带入梦里拿着大罗神通棍杂耍的巨型狐狸。

 

那未免太喜感了,格瑞假咳了一声,勉强收回了视线:“你想吃什么。”

 

“肉。”

 

“……没有。”

 

“你别想骗我!冰箱里有!”

 

“那你去做?”

 

“……”

 

两人不约而同回忆起之前嘉德罗斯煎出来的焦炭和弥漫了整个厨房的黑烟,格瑞几乎都要报警了,于是陷入了沉默。

 

格瑞起身:“我去做。”

 

小王八蛋趴在桌面上打了个哈欠,百无聊赖地用指甲扣着桌面。嘉德罗斯的指甲剪得很干净,脱出一段圆润的肉肉的指尖,在桌面上只能发出比叽比叽的声响,但是格瑞的眼皮无端地一跳。

 

从昨晚那个无端而起又戛然而止的梦境开始他就显得很不正常,嘉德罗斯做什么,他脑内那只胖狐狸就仿佛活了一样,也跟着蹦蹦跳跳。他稍微顿了顿,想起了被嘉德罗斯刨出木花的柱子,还是开口了。

 

“别抠桌板。”


tbc

评论(1)
热度(94)

© 何然-日更工作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