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催工作&杂食堆放
刀剑乙女分流小号 朝夜

[瑞嘉]神明的人间五十年(2)

·(1)(2)(3)

一个奇怪的paro。ooc。

 @鶴川 我更了,我可以埋你了吗?

——————————



06

 

凌晨四点的时候,格瑞醒了,是被热醒的。

 

他感觉呼吸有点困难,等到他痛苦地挣扎了一会儿之后才发现一个庞然大物压在身前,让他呼吸不能。他的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慢慢看清了那是团成一团、睡相难看的嘉德罗斯。

 

这个原本应该睡在隔壁房间的家伙再一次地跑到了他的床上,格瑞已经能坦然面对了。刚开始被这小王八蛋夜袭醒过来的时候格瑞直接就连人带被把他踹了下去,被吵醒的嘉德罗斯二话不说、格瑞甚至怀疑他还在梦游根本没有醒来,操棍就打,格瑞的床头灯连带着柜子一起双双报废。

 

“隔壁蚊子多!”醒过来的小王八蛋还振振有词,把手臂递到格瑞眼前,“人间就这点不好!你还是快点和我回天上去吧!”

 

回天上去,回回回,回你个大头鬼。你他妈天天修仙夜袭,你怎么不赶快飞升。

 

但是,套着格瑞的T恤充当睡衣的嘉德罗斯并没有说谎。他精瘦的、因为过于宽松的衣袖而裸露出的手臂上有几个被蚊子咬红的斑点,嘉德罗斯虽然说小王八蛋了一点,脾气躁了一点,但是看起来娇生惯养,从来没吃过这样的委屈。

 

格瑞思来想去,不顾他的抗议,把人按在床上扒了衣服。


嘉德罗斯大惊。

“你干什么!”

 

“别动。”

 

格瑞从被打烂的床头柜里摸出了一瓶六神。

 

 

07

 

“草拟吗的格瑞!!”

 

被挠破的皮肤接触到了花露水,嘉德罗斯发出了惨叫。

 

 

08

 

很快格瑞就发现,倒不是隔壁蚊子多,而是嘉德罗斯体质招蚊。

 

他已经习惯了夜里醒过来身上多个小胖子,果真按他所说像是狐狸一样蜷缩的睡姿。嘉德罗斯盘踞在他的肚子上,头枕着他的胸口睡觉。格瑞有些痛苦,他动了动脖子,偏过头去看手机,四点,离嘉德罗斯醒过来还有三个小时。

 

格瑞很痛苦,格瑞想发疯,但是格瑞不说。

 

他百无聊赖地盯着天花板发呆,辨识顶灯的轮廓,然后视线下移,模模糊糊地认清了衣柜、桌子、茶几,视线转了一圈,他的眼光转到床脚,看见揉的乱七八糟要掉到地上的被子,从被子的褶皱蜿蜒而上,格瑞看见了趴在他身上的嘉德罗斯。

 

唯有此时那张总是带着明艳生气的脸是安静的,黑夜如同有了形状,在他的脸上留下阴影。屋里本来是不开空调的,但是因为嘉德罗斯不得安生,默许了夜袭的格瑞开始习惯在睡前打低温度,给某只自称狐狸的家伙。

 

但是,这空气现在未免也太燥热了一点,很难说不是因为嘉德罗斯呼出的气全喷在他脸上的缘故。从他那里传来的洗衣粉的味道、橄榄的沐浴露的味道、还有睡前他一定要喝并且逼着嘉德罗斯一起喝的牛奶的味道,他无以回馈,只有胸腔里隆隆的回响。

 

砰咚,砰咚。

太喧嚣了。

 

这认知让格瑞极不自在了起来。

 

死小孩为什么能生得这么好看。格瑞想如果有什么能说服他嘉德罗斯不是人类的理由的话,他的外貌是最好的证据之一。但是反过来说,长得好看小小年纪就成日想着这些胡言乱语,未免太可惜了。

 

他心烦意乱,彻底睡不着了。

 

于是格瑞给嘉德罗斯抓了一晚上蚊子。

 

 

09

 

早上嘉德罗斯起来,盯着格瑞脸上的两个黑眼圈猛看。

 

“我昨晚梦游了??”

以往一直不承认自己梦游的嘉德罗斯这个时候承认的异常爽快,他的表情有些古怪,想笑又不想笑。

 

格瑞很难才忍住了翻白眼这个打破自己人设的举动,面无表情地让他闭嘴。

 

 

10

 

尝试了电蚊香之后,因为嘉德罗斯讨厌那个味道,格瑞买了一个电蚊拍。

 

拿到电蚊拍的嘉德罗斯找到了新玩具,更不想睡觉了。

 

你还真是想不睡觉修仙回天上啊。格瑞一把从嘉德罗斯手里夺过电蚊拍:“睡觉。”

 

“我再玩一会!!太有意思了!!”他的眼睛都变得闪闪发光,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嘉德罗斯少年人的体型,据他自称是因为他刚刚修炼成空狐,还是空狐里的小辈,三千岁还是个小辈,格瑞被他装嫩弄的牙疼。

 

不对,他怎么这么自然地接受了这个傻逼设定,一定是被嘉德罗斯传染了,这很不好。他想了想,他把电蚊拍高举过头顶,任由小王八蛋在他面前蹦跶够不着,这一举动让嘉德罗斯觉得是格瑞的藐视。

 

他二话不说掏出大罗神通棍,格瑞心中警铃大作,他四下一看,开始担忧自己的床,所以他决定和嘉德罗斯谈判。

 

“……棍子换电蚊拍?”

 

“你拿烈斩来我都不换,区区人类世界的造物!”

 

他说的轻狂,明明眼中对电蚊拍的好奇不加掩饰。这是格瑞第一次从他嘴里听到“烈斩”这个名词,按照他话里并列的逻辑,那大概是和大罗神通棍一样的东西。现在玩游戏人设都这么详细的吗?

 

但是,那个东西未免太让人怀念了。嘉德罗斯甫一说出口,他就觉得一股懒洋洋的暖流流淌过全身。他觉得他的确是知道“烈斩”的,那是他失而未得的东西。

 

“……”

 

他忽然失去了全部兴趣,把电蚊拍给了嘉德罗斯,搞得嘉德罗斯也有些莫名其妙。

 

但是,岂有别人给了他不要的道理。嘉德罗斯从格瑞手中一把夺过,有些狐疑地观察他的表情,但是好奇占了上风。他开了开关,在蚊子零星飞舞的上空挥来回去,只听到噼啪的几声之后,空气弥漫开一股焦糊味。


tbc



发了(1)之后好像有几个fo,我没仔细看,这里统一说一下

能因为《五十年》喜欢我实在是感激不尽,然而写完这篇大概会跑路,相关可以翻tag看,这个号主要还是发发工作室的宣图,如果您不介意不un,非常感谢

大体上讲写本篇也是为了满足老时奇怪paro的妄想,是py交易(不是

不会写文,拙作还请各位多多担待。

评论(8)
热度(96)

© 何然-日更工作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