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催工作&杂食堆放
刀剑乙女分流小号 朝夜

[瑞嘉]神明的人间五十年(1)

·(1)(2)(3)

 @鶴川 的点梗,随便写的,一个奇怪的paro,ooc。

本文又名《论烤冷面与神社的文化兼容性》

第一次写,溜了溜了



01

 

“格瑞,你是神。”

嘉德罗斯说这句话的时候,格瑞正站在烤冷面的车前思考刷什么面酱。

 

嘉德罗斯喊的太大声了,以至于摊子上的几个夜班的社畜全都带着调笑意味地看过来,以为他们在做着什么中二少年神明与恶魔的游戏。他一手把这个凑到自己面前的死小孩的脸推到一边,一面冷静地和摊主说:“鸡蛋、火腿、辣酱,不要葱。”

 

油在滚烫的铁板上发出嗤的爆响,佐料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嗅觉变得乱七八糟。他这时候好整以暇地低头去看那个少年,他有点矮……格瑞这么想,看起来有点像是逃家的中学生。他盯着嘉德罗斯脸盯了好一会儿,夜里他的轮廓有些模糊,借着摊子挂着的车灯格瑞看清了他那张稚嫩的孩子气的面颊,很久才漫不经心似的开口。

 

“你也要吗。”

 

“……草!”

 

这个自称神明的小鬼脸上的不快仿佛终于积蓄到了顶点,他操起他那根平时不知道放哪里、这时候也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棍子——他说那叫大罗神通棍,好的,姑且这么叫他——摊子上的客人们惊呼起来,不少还带着看戏的雀跃;嘉德罗斯大喊着他的名字,表情说不上是兴奋还是生气:“格——瑞——!”

 

他跃起在空中,少年居然有如此惊人的弹跳,近乎可以称之为浮空;格瑞抬头看他,客人们张大了嘴巴看着格瑞,他却对以破空之势落下的棍子没有丝毫的畏惧。他略一伸手,棍子就落在他的掌心,他只是轻轻地一挥,那看起来势若千钧的棍子就被他轻轻松松地挪开了原本应该落在他面门的轨迹。

 

这与嘉德罗斯想象中的画面完全不同,他不由得愣住了,甚至忘记了自己还在下落,于是格瑞上前伸手,将他抱了个满怀。

 

 

02

 

他走到租住的公寓楼下的时候都快零点了,后头还有个尾巴亦步亦趋地跟随着,令他感觉很烦。甩也甩不掉,即使冷着他,嘉德罗斯也会自己叽里呱啦地说一大堆东西。不,还是不要冷着他了,因为不理他他会更烦。格瑞总是能拿捏好分寸,既不会让嘉德罗斯不自在,也会在他每次试图开口重复那套神啊鬼啊说辞前打断他。

 

路灯的灯光昏黄而绵绸,映得那张龇牙咧嘴的脸也不是那么叫人讨厌。格瑞已经记不起这家伙是什么时候空降到自己身边,每天执着地在他耳边叨逼你是个神醒醒啊快和我回天上去。他觉得这孩子要么是中二,要么就是傻逼,可惜嘉德罗斯的表情太认真了,他一时被唬到了,没把小屁孩送去警察局,结果就被赖上了,流年不利,大抵如此。

 

场面成了僵局,格瑞摸了摸裤兜,没摸到烟,啧。他很想把嘉德罗斯赶走,虽然他不缺那么点钱让这小混蛋在家里混吃混喝,但是一言不合就掏棍打人实在让人心烦。虽然无论是他还是嘉德罗斯都很惊讶那棍子根本打不疼他,第一次被嘉德罗斯千钧一棍打下来他还会心有戚然,然而发现了那根本就是徒有其表的攻击之后,他对嘉德罗斯的攻击就显得异常坦然了起来。

 

结果就是惊讶于自己的攻击为何失效的嘉德罗斯把格瑞家的家具打得一片稀烂。

 

……格瑞觉得自己能收留这个装神弄鬼的家伙到现在,一定是为了等到他父母的那一天,要求他们赔偿损失和饭费。

 

“……上来?”

他面无表情,比划了一个手势,率先打开了要输入密码才能进入的单元门。

 

嘉德罗斯脸上的表情可以称得上是风云变幻,蓬松的发间有两缕像是狐狸耳朵似的头发可疑地抖了抖。

“真没办法,”他的表情写着过于生动的不满,好像无声地在说麻烦死了,脚上却快步地走过去,在门被闭合的前一秒挪了进去。“本王就屈尊纡贵,光临一下你简陋的屋子吧。”

 

 

03

 

格瑞不是没有仔细听过嘉德罗斯说话,但是那的确过于玄幻了。

 

按照嘉德罗斯的说法,他们都是狐狸。

 

冲着这第一句格瑞就不想相信。他打量了一下自己人类的身躯,确定自己不是那种二次元设定嗜好油豆腐如命的生物。在他看来,有着类似狐狸耳朵状头发的嘉德罗斯才更加可疑,然后就被对方张牙舞爪地反驳他刚刚成为空狐,还不能自如地完全隐藏本体的形态。

 

他说他本来是一只天狐,怕格瑞不知道这是什么他还额外地解释了一下这个名词,就是超过一千岁的狐狸。格瑞不知道这些狐狸为什么要活那么久,活那么就有什么用,但是他们好像以活的久来体现自己的牛逼,好的,他就没有发问。

 

嘉德罗斯继续说;他说他是一只天狐的时候格瑞就已经是空狐了,空狐是什么,按照他们分牛逼的次序,格瑞这回居然猜中了,空狐就是活了三千多年的狐狸,这时候狐狸已经可以化作人形,耳朵还是狐狸的耳朵。要给这类狐狸做个统筹,干脆就叫狐狸精好了。

 

嘉德罗斯去达成空狐修行前就已经像现在一样天天来纠缠格瑞,可惜格瑞不想鸟他。“你那个时候就喜欢一个人坐在廊下,看花看水看月亮。”他的话里有一个伤春悲秋的格瑞,作为一个神明好像很挺称职的,至少很有逼格,但是嘉德罗斯提起这段的时候表情嫌恶,好像牙齿都要酸倒了。

 

“太令人不爽了,”他高调地对此发表了意见,并且很快就揭了自己老底,“浪费时间!看花看水看月亮哪里有打架来的痛快!你不和我打架,我就去刨你家神社的柱子。”

 

“……”

 

这故事讲不下去了,谁快来把这个小王八蛋带走。

 

 

04

 

“我还有五十年就能修炼成空狐,对于我们狐狸来说那不过是打了一个盹的时间。你知道我一觉睡醒去刨柱子的时候,金和我说你人不见了下界来当什么人类的时候的心情吗!!气得我又刨——哦,我有人形了,我就拿棍把你家神社强拆了。”

 

“……”

格瑞有点头疼。

 

 

05

 

格瑞终于说话了。之前他一直保持着一个听众的基本礼仪,虽然非常不信这个离奇的故事,他还是有好好听的。

 

他说神仙追随前辈下界的故事我还真听说过,你怕不是在唬人。

 

嘉德罗斯一听哪里得了,立刻又要操棍把他连同沙发打成稀巴烂,但是在拆迁之前他给了格瑞一次机会。嘉德罗斯脸色非常不善地质问格瑞,你说,是谁。

 

“绛珠仙草和神瑛侍者。”

“……?”

 

现在格瑞怀疑这个小屁孩没有看过红楼梦。

连九年义务教育都没有学完,怕不是个傻子。


tbc


不会写文。

评论(16)
热度(176)

© 何然-日更工作室 | Powered by LOFTER